JUMP__寫在25歲之前

20120912_JUMP寫在25歲之前

這兩天一直提的跳躍大概是這種感覺。
其實是剛剛才具體起來的。謝謝你們,我是一邊紅著眼眶一邊畫的。
如果我看起來像在飛,是你們給予的。
如果我看起來像飄浮,是你們賦予的。
無論我看起來像什麼,都因你們才有意義。
昨天確定了一件事,我的生命想要讚美這一切而活。
嗯。
謝謝你們,謝謝你們。

往年我的生日願望都是一樣的,願世界和平、願身邊的人健康平安和一個祕密。
今年想做一點點的更動,在世界和平之前,願我不會糟蹋了能夠擁有的這一切幸運。
「可能今年我真的太幸福了,所以就很常覺得自己不小心就會死掉。」
這是今天不自覺跟吳伊瀅吐露的。
最近我真的很小心翼翼地、珍惜能好好活著的這每一刻。
我愛你們。事實上從未料想過這麼一天,總以為我永遠為自己努力著,總以為我是那麼孤單。
我愛你們,我的生命願為你們努力,為你們眼裡的光跳躍。

一個重要的朋友曾說:「你們不相信的事讓我來相信。」我很感謝她。
如今我也能深刻體會這樣的情感,並想這麼做。
我從來都不勇敢也不厲害,能得到這些祝福和幫助是何德何能…
所以,對25歲以後的自己的期許,就是為這些祝福跳躍。
我要為你們撲火,即是為了自己,哪怕看起來多麼浪漫或危險。

謝謝這一切,謝謝我的生命,
弱小的我若有任何一個瞬間發光,
全部,是為了感謝你們。

【 Read More 】

2012/09/12 16:44 |隨筆COMMENT(2)TRACKBACK(0)  

謊言

「你不覺得人的語言不可信嗎?」她說。
「人們說著『可以』。卻又說著『但是』、『居然』。」
 她皺著眉無法理解地說著。
「『我願意為他付出一切,但是…』」
「『就算我願意為他付出,沒想到他居然…』」

「人的語言建立在謊言之上,建立在自我防衛。」她苦苦笑了。
「每個人明明心知肚明,沒有多少人為語言負責,卻要求凡事由語言作證明。」
「沒有人用心傾聽!」她突然哭了起來。
「人們責備每一個不可信的話語,而不願意去聽隱藏在背後的缺口。」
「他們吆喝:『世界不可信!充滿了謊言!』,卻不記得自己也是這樣。
 他們乞求善待,卻不曾善待他人,甚至自己的心。」

 說到這裡,她停頓半晌,調整凌亂的呼吸,忍住眼淚轉過頭對著我。
「你說你很快樂…你說你不會有問題…謊言。
 但是那並不重要,我知道你的悲傷,明白你不夠堅強…你從來無法欺騙到我。」

「你說什麼並不重要,我聽見什麼才重要。」
 她深鎖眉頭彷彿在生氣,卻很溫柔。

「因為人的語言一點都不可信吶。」

2011/12/07 13:08 |隨筆COMMENT(0)TRACKBACK(0)  

dear LAKE

閉上眼睛,我作了一個夢
夢見自己走在湖畔
正直的眼淚凝聚的湖
溫柔的光灑落其中,優雅但不刺眼
湛藍的湖水有時陣陣漣漪,有時安靜得令人著迷
當我輕撫波紋,渴望能安撫她
感染了悲傷卻又安慰
當我探視深處,試圖看清楚她
卻看見我自己

我無法承受她所容納的世界
我卻在她之中

什麼都不用再多說
我們彼此凝視

2011/10/19 03:11 |隨筆COMMENT(0)TRACKBACK(0)  

Floating

飄浮的時候倘若
什麼都沒有記下
在這個資訊記憶的年代
在日漸退步記憶的腦袋
未來這段時光將
留下一片空白

沒有悲傷
沒有苦痛
沒有軟弱
只是一段時間
一段每個人都會走過的日月
回顧時一片空白
只是年歲

2011/10/17 00:50 |隨筆COMMENT(0)TRACKBACK(0)  

 |  BLOG TOP  |